清理与超越(组图)

黄惇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黄惇 《欧阳修醉翁亭记摘句》 行草

黄惇“大观·金陵书风”学术报告会发言提要

我们这一代的前辈书家有许多杰出者,其中金陵四老可为代表。在他们的书法和人格中,正体现了金陵的这种地域文化特征。

萧娴先生师从康有为,其篆书则学吴昌硕石鼓文,康、吴都是晚清碑派的重要代表。胡小石先生师从李瑞清,李的书法反映出晚清碑学颓势的迹象。林散之先生师从黄宾虹,黄宾虹不仅是近代山水画巨匠,且擅长金文,善用墨法。林老的大草中,多有借鉴,并成功地创造出新的草书意象。这三老中,萧老纯系碑派,然其豪迈之气超过康氏。胡老也作帖学功课,喜用狼毫,这些改变反映出对碑派的扬弃。胡老和林老均以碑法作基础功,是他们所处时代的普遍理念,但他们都有创造性的转化,在胡老行草和林老大草中可清楚看到时代的最初转向,看到帖学品格的提升。高二适先生则是碑学大潮中的“另类”,纯是帖派,或堪称先知者,并能前瞻书法发展之未来。因其敢于担负历史重责,倡导帖学,而在与郭沫若的兰亭论辨中名扬天下。尝言:“如中国帖学一废,则此后无法书可言矣。”他捍卫帖学之立场,其实就是与郭老否定兰亭的根本分歧所在。林老和高老在上世纪以草书名震四海,是时代书法发展转向的标志,这一信号发生在南京,是了不起的大事。金陵四老书法在继承中创造,表现出如下共性特征:1、各具艺术个性。碑派、帖派、碑帖兼容共存共荣。2、书风大气、不甜俗、而高雅清迈,与金陵气象合拍。3、敢领潮流,反映出强烈的时代感。以上诸特征在当时唯金陵存之,可视为金陵书家的血脉。

金陵四老所处的时代,尚是晚清碑派大潮的余绪,同时也是清末民国以后书法格局发生变化的时代。这种转向和变化,均可在他们一代人的书法创作及书法观念中得到体现。其中坚守碑派理念者有之,突破碑派笼罩者有之,像高二适先生那样疾呼帖学不可废者亦有之。然而,碑派的强势理念并不会立即退潮,一般流行于社会的书法理念,往往得不到认真的清理,常常表现为模糊不清,观念的混乱也在取法、技法、创作和评价体系中反映出来,因此有必要清理,清理之目的有两条,一是传薪,二是发展。书法理念的清理有许多工作要做,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1、超越清人,突破清人尤其是碑学观念的笼罩。应站在历史的高度总结碑派有价值的成果,批判其负面影响。

2、重新认识清以前历史上的优秀经典。对清代由碑学观念所造成的取法、技法、审美、品评等观念进行清理,恢复和重建中国书法史上的优秀传统,尤其是重建因碑学所造成的传统断裂之前的帖学传统。

3、认清今人的取法观,在重视师法经典墨迹的基础上,师帖师碑,使碑派、帖派在国力强盛文化大发展的当代共同健康成长。

(本文来源:南京龙虎网-金陵晚报 )